人民网:大学生化身“话务员” 为276家湖北省医院募集40余万元善款

发布者:宣传部发布时间:2020-02-16浏览次数:33

“网上关于你们医院急缺口罩和防护服等物资信息是准确的吗?”“请问你那里有2吨消毒水出售是真的吗?”“我们救援队买到了物资可以捐赠给医院,请问你们的收货地址是什么?”像这样的电话通话杨泽晗从大年初一到初五每天都要打100余个,戏称自己为“话务员”的他,直到这两天还在协助武汉的一些医院电话联系车队,帮助因封路困在武汉周边城市老家的医务人员,回到武汉方舱医院救援一线。

杨泽晗是来自武汉工商学院的一名95后大学生,因寒假远在内蒙古老家的他,还是武汉“鲁磨路救援会”的核心成员之一。负责信息收集与核实,以及分配救援物资的他,协助团队从初一到初五5天时间里,筹集到1000多人的善款,为湖北省内276家医院提供价值406982.5元的物资援助。

“鲁磨路救援会”原名“VOX乐迷群”,是由300多名武汉市鲁磨路“vox live house”乐迷们组建,2015年来到武汉求学的杨泽晗在鲁磨路看了第一场live后便深深的爱上了这里。这群年轻人通过线上救援群,第一时间开始了救援行动。

1月23日武汉封城后,留在武汉的群里的阿森、宏宇、小董、科比等人决定做点什么,随即自发组织了网上募捐和运送医护人员的车队。

“往日三百多人在群里嬉笑调侃,东一句西一句的闲扯,全部变成了各类救援信息的刷屏。”大年三十晚上,杨泽晗看到阿森的朋友圈募捐信息后,立马捐出了自己的积蓄,并自发加入到救援会核心团队。

当天晚上他们便组建了由21名核心成员,300余名志愿者,600余名司机车队的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“鲁磨路救援会”。

“核心团队中分工明确,会计、采购、运输、外联各司其职,团队中好像只有我是在校大学生,从大年初一开始大家基本都从上午十点忙到凌晨。从接送医护,筹集善款,信息收集核实,物资收集对接,物资发放,到最后制表汇总,大家都在向着一个目标去拼,只为了能多争取一点时间,多给前线医护一点物资。”杨泽晗介绍说,当时全国各地逐渐开始封城,物流停运、工厂放假,物资开始变得紧张,一线的医疗物资首先告罄,他主要通过电话与商家和缺物资的医院取得联系,然后安排救援工作。

打电话的过程并非顺利,运输车队每天都需要大量的消毒物资,有个网上声称自己手上有两吨消毒水,结果电话打过去是空号;有些关于医院的非一手消息在转载的时候导致信息的失真,在联系的时候,对方回答打错了;甚至还有想浑水摸鱼冒领物资的人。“最后我们发现,还是一分分钱拼凑自己去买,一个个物资消息求助电话自己去核对最靠谱。”

从分不清口罩的型号以及防护服的规格,到只从编号就能看出是工业用品还是医用,杨泽晗在每天的100余通电话中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,同时也感受了疫情中的温情。

“当电话接通,得知是救助物资后,对面的那一声声疲惫又真切的感谢常常让我感概不已。”杨泽晗回忆道,印象最深刻的是湖北十堰市的一家医院,早已“弹尽粮绝,甲胄全无”的他们在收到我们要给他们捐助的电话后非常激动,最后还真诚的说“祝你新年快乐,你们也要保护好自己”。还有江夏的一个村卫生站把口罩都发给了村民,收到捐助物资之后,他们用红纸写了感谢信贴在了村口的公告栏。

大年初三之后,因为政府调配的物资逐渐进到武汉,更多的民间组织也在提供援助,为了避免重复,他们开始转移阵地,开始援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、卫生服务站。保证只要有物资,每天联系6家市外医院,20家市内卫生机构。

期间他们也遇到了很多的挫折,物资无法进城,负责运输的科比出了交通事故,身体不适,心理压力大到失眠,但是最终他们顺利完成了5天的救援任务。

大年初五,他们按照原定计划逐渐停止大规模救援行动。“毕竟我们不是专业的救援队伍,我们只是给专业的救援队争取五天的时间。”当天晚上,杨泽晗发了一条微博。一个大男孩在被窝里流泪到哽咽,“真想早点回到武汉吃一碗热干面,配一杯豆浆啊。”

截止到大年初五下午5点,接受“鲁磨路救援会”物资援助的武汉市内重点医院和社区医院有130家,武汉市外医院有146家,共计276家,参互他们募捐的有1000多人,总共捐献406982.5元,所有善款全部用于购买医疗物资和车队补给,所有物资皆免费无偿援助。

到现在他们的救援行动也并未完全停止,这两天他们又找到了一批护目镜和隔离服捐赠给了3家医院。

“很多人问我一个内蒙人为啥要每天这么累?就因为在武汉读过几年书吗?”杨泽晗动情的说,“这座城市对我而言已经是第二个故乡了,我的老师,同学,朋友都在这里,我希望能早点回到学校。”(罗袁璐)



上一篇:下一篇:
返回原图
/